金華新聞網首頁

首頁 > 新聞 > 社會  正文

關注金華新聞

微信

微博

在金非洲籍留學生:心懷夢想與使命,收穫知識和友誼

2020-10-22 21:49:46

來源: 金華日報

作者: 策劃:何百林 撰稿/攝影:唐旭昱 視頻:韓東儒

  金華新聞客户端10月22日消息  策劃:何百林 撰稿/攝影:唐旭昱 視頻:韓東儒

教育交流是中非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金華市教育局統計數據顯示,目前在金華就讀的非洲籍學生有1259名,涵蓋幼兒園、中小學和高校。他們與金華學生一起學習、成長,懷揣着夢想與使命,收穫着知識與友誼。

許多非洲籍學生在金華學習的同時,對中國文化有了更深刻的體驗瞭解。在異國生活、學習,有酸甜苦辣,融入的過程離不開學校、老師和同學在專業上的幫助,在生活上的關心。一個個人,一件件事,構成中非國際教育合作的一個縮影。



A
出生在義烏,愛教家人説中文


  6歲的弟弟捷登説:“我的中文好。”

  8歲的哥哥馬文説:“我的中文好。”

  關於誰的中文更好這件事,兄弟倆沒有謙讓。一旁的媽媽Mimi(米米)笑笑説:“其實差不多,但弟弟的社交和溝通能力比哥哥強一點。”看見園長走過來,捷登立馬喊:“園長媽媽好。”看到老師,他擺擺手説:“老師好。”更細心的馬文則會留意弟弟的一舉一動,進進出出時幫大家拉好門把手。

  米米和丈夫都是喀麥隆人,2006年來到義烏,馬文和捷登先後在義烏出生。米米是義烏市羣星外國語學校的外籍職工,馬文在羣星讀三年級,捷登在羣星上幼兒園。兄弟倆有着相同的興趣愛好:畫畫和跆拳道。目前,米米帶着兩個孩子住在學校宿舍。

  坐在一起聊天,馬文比捷登安靜。羣星的小學部分為實驗班、英特班和淑女班,馬文在英特班,是中英融合教學。“馬文之前回喀麥隆待了一年,學會的中文忘了一些,所以現在學習上會有點累。”米米説。

  羣星學校一年級學生入學,都有開筆禮。馬文還記得兩年前自己穿上漢服的樣子,那時他對中國傳統文化有了初步印象。無論是學校幼兒園還是小學部,每到端午、中秋、重陽等傳統佳節,都會舉行活動。包粽子、做月餅、設計海報、文藝匯演等,兄弟倆積極參與。“有一次在商場碰上包粽子活動,他們就鑽進人羣不肯出來了。”米米説。去年,小學部舉辦華服日,對開筆禮念念不忘的馬文更是興奮了好幾天,他説:“漢服很漂亮。”

W020201022727716497275.png

  捷登剛進幼兒園時,不愛説話。老師安排他在校門口做迎賓,陪着他與同學們交流。在羣星幼兒園,每個班都配有一名外教。很快,捷登和同學們玩成了一片。“我最好的朋友叫董陽陽。”捷登説,他可以叫出班裏所有小朋友的名字。

  米米説:“義烏是我們在中國的家,這座城市讓人着迷。”每年,米米會帶馬文和捷登回一次喀麥隆。出發前,馬文和捷登很忙,他們要買一大堆禮物帶給家鄉的小夥伴。玩具車、小皮球、遊戲機,還有中國特色的零食。在喀麥隆,他們會分享自己在中國的學習、生活,米米説:“哥哥弟弟熱衷教家裏人説中文,那畫面很有趣。”

  在我市尤其是義烏,有一批像馬文、捷登一樣從小跟着父母來金華生活或在金華出生的非洲籍孩子,他們在金華的幼兒園和中小學讀書。目前,全市中小學和幼兒園共有45名非洲籍學生。

W020201022727716600322.png

B
從小獨立,高中入學考語數英

  義烏市第二中學(簡稱義烏二中)春華樓高一(8)班教室,同學們正在上英語課。英語對維多利亞來説有點難,所以她聽得格外認真。18歲的維多利亞出生於馬達加斯加,7歲跟着父母來義烏,一直待在這邊。“我最擅長的是中文,然後是法語和馬達加斯加語。”

  維多利亞的父親徐峯是中國人,母親菲迪是馬達加斯加人,維多利亞的國籍為馬達加斯加。性格開朗的她笑言:“我是中非合作的結晶。”目前,她是義烏二中唯一的非洲籍學生。

W020201022727717119845.png

  站在班級隊伍裏,1.69米高的維多利亞很顯眼。她和同桌樓夢蝶是班裏最高的兩個女生。週一到週五,維多利亞住校。寢室一共7人,室友們對維多利亞的評價是:熱心、大方、勤勞、會照顧人、善解人意。楊彤豔爆料:“每天早上起來,維多利亞的頭髮都是炸的。”同學們表示,開學第一天,大家以為維多利亞是中國人。同學傅詩楠説:“當她自我介紹是馬達加斯加人時,我們就覺得,哇,有這樣的同學,好酷!”

  維多利亞是通過義烏二中針對外籍學生的考試後入學的,學校老師何俊介紹:“學校自主命題語數英三門課,比中考難度低一些。”在高一(8)班班主任王旭玲眼中,維多利亞有愛心、責任心,開學一個多月,與同學們相處融洽,積極參加各種活動,並且相對快地適應學習節奏。所有課程中,維多利亞最喜歡語文,語文成績也最好,她説:“我喜歡歷史上的人物,比如李白,他寫了很多詩。”相比小學、初中,高中的課業壓力大了許多。維多利亞坦言:“有點跟不上,要靠自己調整,不過老師和同學都會幫我。”

  未來,維多利亞想當一名設計師。“我從小喜歡畫畫,母親曾經是馬達加斯加的模特。”維多利亞説,“我可以把中國和馬達加斯加的元素設計進衣服裏”。

  維多利亞的父母在義烏國際商貿城經營着馬達加斯加館,平時,母親全國各地跑展會,父親照顧店裏生意。維多利亞從小獨立,會做家務。週末,她會和朋友們出去玩,但大部分時間在店裏幫忙。菲迪説:“維多利亞中文比我好,有些文件需要她在電腦上操作。希望未來女兒也能為中馬之間的貿易往來做些事。”

C
願做中非交流的“文化使者”

  “通過考試,成績好的學生才能來這裏。”浙江師範大學的喀麥隆籍留學生王思瑩説。20歲的她,是漢語國際教育專業的研究生。她計劃在金華讀完博士,再回家鄉當一名大學漢語教師。最近,王思瑩除了學習,就是實習。每週一、三、四下午,她給在家鄉的8名初中生上兩小時中文課。“現在,漢語是家鄉中學的選修課。”

  王思瑩本科就讀於喀麥隆馬魯阿大學漢語專業,每學年的成績都是班級第一。王思瑩對漢語的興趣源於姐姐。“姐姐讀漢語專業,回家就會教我説漢語,很有意思。”王思瑩説,她最先學會的漢語是“你好”。真正讓王思瑩決定學漢語的原因,是好就業。“在喀麥隆有很多中國企業,會漢語的人找工作容易,並且待遇好。”王思瑩説,這也是近兩年,越來越多家鄉年輕人學習漢語的原因。

W020201022727717491140.jpg

  “不過漢語真的太難了。”王思瑩説,本科階段有聽力課、口語課、語法課、綜合課等,她最喜歡綜合課。“能學到很多與中國有關的文化、故事,瞭解中國人的思維方式等。”在馬魯阿大學,如何儘快克服學漢語的困難成了王思瑩最重要的任務。她常常在課後找漢語老師交流學習,在家看中國電視劇,“我每天都要説漢語,家裏沒人説,就給同學打電話”。

  到中國留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通過漢語水平考試和漢語水平口語考試。按照要求,漢語水平考試成績達到210分,漢語水平口語考試成績達到中級(70分),才算通過。王思瑩的成績分別是270分和82分。“這個考試特別難,當時70名漢語專業學生,只有三四個人報名。”王思瑩説,她很緊張,因為考試的時候生病了。

  去年9月,王思瑩來到浙師大,開啓留學生活。入學前,她到長沙蔘加“漢語橋”比賽,進入30強。談及對金華的初步印象,王思瑩説:“特別美。”她的漢語已經説得很好,日常交流完全沒問題。“不要害怕説錯,多聽多講。”王思瑩説,她的研究生同學多數是中國人,她也會分享喀麥隆的故事和文化,讓更多人認識非洲。因為功課緊張,王思瑩和同學很少出去玩。去年,她逛了古子城,看了八詠樓,覺得非常有中國味道,“以後有機會,我還想體驗婺劇”。

W020201022727718814134.png

  讀博,是想更好地學習漢語和中國文化,王思瑩説:“回到家鄉,用漢語的魅力感染學生,把中國的文化和友誼帶回去,當兩國人民交流的‘文化使者’,也期待有機會在金華與非洲的交流合作中,貢獻自己的力量。”

  目前,浙江師範大學、金華職業技術學院、義烏工商職業技術學院和浙江廣廈建設職業技術大學分別有非洲籍留學生994名、139名、60名和21名。來中國留學的非洲籍學生各有各的理由,他們中的很多人已經或正在成為推動中非交流合作的中堅力量。


  記者手記

中非交流 教育先行

  中非關係的未來在青少年,凝聚力、生命力、創造力在教育。無論是非洲籍的中小學生,還是高校的非洲籍留學生,他們在金華學習漢語、改變自身命運的同時,也瞭解到一個更加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

  在中小學和幼兒園,非洲籍孩子與金華孩子一起接受平等教育。受生活環境和父輩的影響,不少孩子都喜歡上了中國傳統文化。他們的成長,伴隨着金華的發展。金華,成為他們的第二家鄉。

  在高校,非洲籍留學生來到金華求學,不僅是因為個人的愛好與理想,更肩負着使命。這些年,非洲籍留學生就讀的專業不侷限於漢語、國際貿易,他們學習汽車維修、通信網絡、戲劇影視、生物科學、交通運輸、社會工作等。比如在位於東陽的浙江廣廈建設職業技術大學,21名剛果(布)留學生從2018年10月開始,進行為期4年的木雕學習、創作,他們是浙江省首次在木雕藝術方面招收的外國留學生。學校在向非洲青年提供職業技能培訓的同時,將東陽木雕工藝推廣到世界各地。

  浙師大是我省招收非洲籍留學生最多的高校,也是金華第一所招收非洲籍留學生的高校。1998年以來,累計招收、培養非洲籍留學生8000餘人,建立了涉及語言進修、本科、碩士、博士、博士後和援外培訓等全培養體系,為服務我國中非戰略合作、增進中非人文交流作出了積極貢獻。

  紅日初升,其道大光。青年是中非關係的希望所在,只要中非友好的接力棒能夠在青年一代手中持續傳承,中非命運共同體就一定會更具生機活力。